中国足彩网

中国足彩网

中国足彩网

备案号:湘ICP备16020529号-1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云龙示范区职教大学城智慧路126号

电话:0731-22778126

中国足彩网手机版

中国足彩网 - 科幻足彩 - 诸天大道宗在线投注 - 第783章 金丹九转

第783章 金丹九转

书迷正在投注:、、、、、、、、、、、
        秦洪海心头一寒。

        这目光,戏谑而漠然。就如自己见到美食,想要一口吞下,又想要慢慢品尝。

        霎时间,他彻骨冰寒,却如同被巨兽的爪子按住,一时竟动弹不得。

        这,这就是让镇海王都如临大敌的敌人吗?

        “黑白无常”

        感知到这两道有些熟悉的气息,安奇生心中一动,菩提树都不由的晃动枝叶。

        他倒是没想到,刚到地仙界,居然就碰到了曾经故人的传承气息。

        要知道,皇天有六道,人间道,地仙道之外还有四道,哪怕他们就在地仙道,可地仙道有四洲四海,六重天,天外天。

        可说浩瀚,想要在这样浩大的天地之中正好遇到故人的踪迹,可能性之小不言而喻。

        心中转过念头,安奇生静静看着。

        “你”

        秦洪海心头狂跳,声音一时有些沙哑“你,你们是谁?”

        他已经极力提高声量,可话音出口却还是细若蚊蝇,似乎这一方院子已经被隔离在空间之外,无从传播。

        “赤胆忠心啊?这般境地,还第一时间想着通知主子?你这一身伤,可还是你家主子赐给你的”

        白衣人慢条斯理的说着。

        黑袍人接了下半句“贱不贱!”

        “的确是贱!”

        白衣人随手一招,体重超过两百斤的秦洪海就如稻草般飘飞了过来,‘噗通’一声落在两人身前。

        “似乎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黑袍人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有些不解“诸行无常,咱们的遁法就连那乔摩柯也察觉不到,就凭他,也能发现?

        古怪,古怪!”

        “查探魂魄,一切自知。”

        白衣人声音慢吞吞,一伸手,就要搜查秦洪海的魂魄。

        “你们是谁?!哪怕是死,且报个名字出来!”秦洪海目眦欲裂,万没想到自己刚得逢奇遇就遇到这样的天降横祸。

        心中无尽不甘。

        “有些胆色。”

        白衣人手微微一顿,抓住秦洪海的头皮提溜起来,凑到脸前“判官勾魂,无常索命。咱们两个,是幽冥宫这一代的黑白无常,可一定要记好了!”

        嗡~

        白衣人的话音未落,一道雄浑悠长,如象嘶龙吟般的浩大之音已经自天而落,响彻这片虚空

        “幽冥宫?黑白无常?鬼鬼祟祟,也配无常二字?”

        轰隆!

        音波如雷,响彻的同时已掀起莫大的气浪,狂飙的罡风撕裂了凝固的小院虚空。

        乔摩柯已立于长空之上。

        其衣衫狂舞,身后似有龙象之影齐现,无形而有质的压迫已经滚滚而下,封镇了偌大虚空。

        “大龙象金丹?”

        白袍人随手一摆,将秦洪海丢在一边,看着踏空而立的乔摩柯,也不觉得如何奇怪。

        脸上的笑意都不减“听闻你当年南征北战,炼成金丹的高手被你杀了数十个,此时看来”

        “也不过是个金丹不曾一转的‘凡人’罢了!”

        后半句,黑袍人却是接了上去。

        两人背靠背而立,好似连体人,功法,气息,乃至于肉身似乎都连接在一起,看上去无比的怪异。

        “启汤诸国,可没有听说还有个幽冥宫!”

        乔摩柯凝视两人,心中泛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

        他分明以龙象大金丹之气封镇四处空间,可却仍然没有锁定那两人人的气息。

        好似他们身在此空,却又不在此间。

        这显然是极为高明的手段。

        “天下之大,又岂是区区启汤国?弹丸之地的王爷,终归也还是鼠目寸光,不知天地之大。”

        白衣人微微摇头,黑袍人接着说道“也就这一身屠戮百万的血孽之气,还有些看头了。”

        两人一言一语,语气不同却如一人,更没有丝毫的慌张,淡定自若的好似不是光天化日闯入他人的宅子。

        而是在自家坐而论道。

        “幽冥宫?”

        略带凝重的声音响起的同时,面如黑铁般的瘦小老尼孤月禅师也踏至半空。

        她看着两人怪异的打扮,眼神闪过一丝凝重

        “幽冥宫早在八万年前已被南瞻洲诸宗扫灭,不想八万年后的如今,又在东胜洲死灰复燃!”

        “呦,还有认得咱们幽冥宫的?”

        黑袍人稍稍有些诧异的打量着这老尼姑“须弥佛门的人,怪不得这般嚣狂,可惜,咱们可不怕你!”

        “听闻须弥佛门有三千神通,想来是你发现了咱们的踪迹?”

        白衣人不缓不慢的拍了怕身上并不存在的泥土,微微一笑“倒也挺好,正想见识见识。”

        黑袍人却是古怪的笑了一声

        “错了,错了。三万年前须弥佛门遭逢大变,封山至今,这老尼姑一把年纪才金丹三转,想来没什么了不起的神通。”

        “你们”

        孤月老尼瞳孔微微一缩,心头翻起大浪。

        三万多年前,天生剧变,一场遮天蔽日的流星雨从天外而来,落入四洲四海之中。

        那一场流星雨奇诡无比,出现的同时,就惊动了皇天帝庭,须弥佛门,大地魔渊在内的诸势力。

        但那时漫天神佛却都不知那一场流星雨将会成为天地大变的开始。

        据说,须弥佛门的封山就与那一场变故有关。

        但那只是传说,即便是她,也是在一些典籍之中见到过只言片语,却没有想到,这两个神秘人居然知道。

        幽冥宫,要重现人间了?

        “装神弄鬼!”

        乔摩柯听得一头雾水,见这两人如此嚣狂,面色一沉,脚下轰然一踏,自上而下就是一拳打下

        “无论什么来历,来了,就不要走了!”

        昂~

        龙吟象嘶响彻高天。

        无边灵机如潮倒灌而至,演化出实质一般的龙象之影,迸发出强绝大力。

        只是一拳横压,秦洪海所在的小院已轰然坍塌,地面狂抖,数之不尽的泥土沙石已冲天而起。

        偌大的冲击波更是瞬间扩散开来。

        将一众踏步而来的家丁,甲士全都远远的抛飞了出去,却是不想让他们靠近战场。

        反而是院落之中的秦洪海,或许是太过靠近,反而没有被影响到,但也脸色发白。

        “不愧是死人堆里打过滚的,这般好的王府,说毁就要毁”

        白衣人微微摇头。

        随手一扬,一根白生生的哭丧棒已冲天而起,排开滚滚气浪烟尘,如同通天玉柱般点向乔摩柯

        “可惜,你连一转都没成,不会是我的对手。”

        吼~~~

        其音响彻的刹那,虚空之中陡传出无数道鬼哭狼嚎之音!

        音波肆孽,刹那而已已经遍布了整座王府,更向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去,霎时间而已,满城皆震!

        “无常哭丧!”

        听着耳边传来的鬼哭神嚎,孤月老尼心头一跳,合十胸前的手掌一翻,一串佛珠已被其拍了出去。

        嗡~

        佛光倾泻,如潮拍击,更伴随着禅唱之音大作,用以对抗那鬼哭神嚎之音。

        “须弥山掌?”

        黑袍人眸光一动,就窥见那浩荡佛光之中纵横交织而成的巨掌,也不多言,随手一扬。

        一道漆黑森寒的勾魂锁链已破空而出,如同一头扬天嘶鸣的魔龙,张牙舞爪的扑向那滚滚佛光

        “似乎也不怎么样!”

        轰隆!

        四人先后出手,碰撞却几乎同时。

        那被乔摩柯一掌震飞出去的诸多家丁军士还未落地,就听到长空响彻的一道惊天轰鸣。

        有人抬头看去,只见四色光芒充斥长空,满城云流都被一下荡平,狂飙的气浪滚滚激荡,一时蔚为壮观。

        城中的阵法禁制,瞬间就已被激发,却还是被这一下爆发的气浪冲击的全城震动。

        一时间,临西城中有着莫大的骚动,各种军士,巡防纷纷出动,镇压骚乱。

        一击无功,孤月老尼的面皮一抖,本就黝黑的脸色越发的黑了“王爷小心,此魔修为更胜你我!”

        “修为是修为,斗战是斗战!若修为强就必然胜,那本王早就死在数十年了!”

        乔摩柯扬天长啸,本如富院外一般的圆脸之上尽显冷酷,气血鼓荡如火焰燃烧。

        他的修为不如孤月,但其体魄强横,力量绝大,一身斗战经验更是远超,纵那滚滚魔音灌耳,仍不为所动。

        踏步出拳间似有龙象相随,硬生生挡住了那哭丧棒。

        让那白衣人都有些惊讶。

        在东胜洲乃至天下修行界,养气,受箓,温养,本命,入道,成丹,这六个境界被称之为凡人的境界。

        若有一道神通修至‘丹’上,就可被称之为‘金丹’。

        而金丹有着九转,每一转,都要一道神通炼成,且要彼此配合,唯有如此,方才能够进阶。

        这乔摩柯不过金丹修为,居然能抵住他的哭丧棒?

        “你以为你是谁?”

        微微诧异之后,白衣人又是一声冷笑。

        哭丧棒只是一抖,竟化作漫天棒影,排开万顷烟尘,如同群山腾空,如瓢泼大雨般,轰然将乔摩柯淹没其中。

        轰!

        轰!

        听着长空之中一声响过一声的炸响,灰尘未落的废墟之中,秦洪海抱着神像匍匐在地。

        他死死的盯着直至此时仍立于原地,似连脚步都不曾移动一下的两个神秘人,正自咬牙间。

        心头突然响起一道神音轰鸣!

        。